首页 > 军事 > 无极3娱乐总代理 实控人"骗贷门"发酵 谁让索菱股份债务泥潭深不可测

无极3娱乐总代理 实控人"骗贷门"发酵 谁让索菱股份债务泥潭深不可测

人气:4994 | 发布时间:2020-01-01 19:59:18

无极3娱乐总代理 实控人

无极3娱乐总代理,实控人“骗贷门”发酵 谁让索菱股份债务泥潭深不可测

记者 谢莹洁

索菱股份实控人利用上市公司债权“骗贷事件”持续发酵,其他诉讼一并纷至沓来。位于漩涡中心的焦点人物肖行亦至今未曾发声

将上市公司债权转让给商保机构获得融资,却不按时还债,索菱股份(002766.SZ)实控人肖行亦给公司埋下了不少隐患。并不承认有这笔债权的索菱股份,12月13日晚接到穗银商业保理诉讼,要求还钱。几乎同时,兴业银行深圳分行提出提前收贷,要求索菱股份提前偿还流动资金借款1亿元。

索菱股份债务危机远不止于此。11月初,公司二股东还为一则仅两个月的借款将索菱股份告上法庭,此后不断曝出被法院纳入“老赖”名单、银行资金被冻结、大股东股份被冻结、高管密集出走等事件,至今未发声的肖行亦则是一切危机的注脚。

“骗贷”危机发酵

尽管竭力撇开与索菱科技的关系,索菱股份依然难辞其咎。12月13日晚,公司发布公告称,穗银商业保理因合同纠纷状告索菱股份、索菱科技、肖行亦、叶玉娟。肖行亦是上市公司实控人,叶玉娟为公司高管,索菱科技为肖行亦旗下全资控股公司。

根据诉讼书,索菱科技以其对索菱股份的应收账款向穗银商业保理进行了保理融资,但到期尚未予以清偿。穗银商业保理请求判令索菱股份清偿应收账款1795万元,并承担逾期利息29.62万元等等,判令索菱科技、肖行亦、叶玉娟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据公司此前披露的情况,索菱科技将索菱股份对其3000万元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给穗银商业保理,从而获得2000万元的保理额度融资。这相当于索菱科技将对索菱股份的债权卖给了第三方保理公司,后者将索菱股份告上法庭。

问题在于,索菱股份明确表示,公司未与索菱科技发生过交易,不存在对索菱科技负债,索菱科技也不存在对公司应收账款的债权。索菱科技是索菱股份实际控制人肖行亦100%持股的公司,但若应收账款不存在,索菱科技和肖行亦为何不出面说明?索菱科技从商业保理公司获得的2000万元保理额度融资,实际已发生并向索菱股份索偿的金额是多少?12月28日,记者致电并向索菱股份董秘钟贵荣、证券事务代表缪金狮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仍未收到任何回复。

债务危机升级

“骗贷门”只是上市公司重重危机中的冰山一角。索菱股份于13日晚同时披露了一则仲裁案,兴业银行深圳分行称,因在借款合同履行期间,公司被做出执行裁定支付欠款,为免自身权益被危害,决定提前收贷,要求判决索菱股份立即偿还流动资金借款1亿元及利息,判决肖行亦和索菱电子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记者通过梳理发现,除上述诉讼之外,索菱股份、索菱电子、索菱精密还因贷款纠纷、劳动纠纷、承揽合同纠纷等缘由身涉另外6起诉讼或仲裁,涉案金额近4亿元。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公司二股东中山乐兴追索借给上市公司仅两个月的欠款。11月19日,公司披露中山乐兴的关联公司建华建材因此前借款未按约定使用,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索菱股份提前归还1.9亿元欠款。在此之前的11月5日,索菱股份财务总监雷晶、董事王刚提出离职。离职前,两名董事对索菱股份三季报投出反对票,认为财报有失公允。

除前述情况外,索菱股份财报中究竟还存在着哪些疑点?记者梳理发现,三季末,索菱股份预付款项暴增至3.96亿元。公司称,主要系支付材料采购款增加所致。不过这一理由显然无法说服投资者,索菱股份历史数据中预付账款最高年份也只有7069万元。

业绩的暴跌亦让购买材料的解释显得苍白。今年第三季度索菱股份净利润亏损248.86万元,同比下降104.92%,公司还预计2018年净利润在500万至2500万元区间,较2017年下滑超过80%。索菱股份对此解释为“市场不景气,销售收入下降”。

同样令人感到蹊跷的是,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近两年跌宕起伏。财报显示2017年年末,索菱股份现金流量净额有1.66亿元,但到今年一季度就只有-1.48亿元,二季度勉强恢复正常为-3072万元,但到三季度又暴跌到仅-1.93亿元。

大笔的现金流究竟去哪儿了?公司未对此做出解释,不过根据公司此前公告,上市三年来,实控人肖行亦以股权质押和股份协议转让的方式,共获得现金超过21亿元,资金主要用途为偿还借款和利息,除此之外,肖行亦还在个人培训和购车购书上的花销接近5000万元。

此时的肖行亦正遭遇着一场信任和债务的双重危机。索菱股份12月19日公告,肖行亦持股1433万股,其中质押股数为1429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的99.71%。从11月末开始,肖行亦所持股份就遭遇冻结与轮候冻结,截至目前,肖行亦所持股全部被冻结。

而索菱股份早已溃不成军。11月6日,索菱股份公告因债务逾期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11月15日,鹏元资信宣布将索菱股份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二级市场情况也长期低迷不振,由年初的14.12元/股跌至目前的5.88元/股,与其三年多以前上市时的发行价4.93元相距甚近,总市值下滑至24.8亿元。

股价重挫之下,公司高管迫不及待紧急套现。10月26日,索菱股份发布公告,肖行亦弟弟肖行杰拟在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179万股;11月20日,索菱股份高管吴文兴以成交均价6.94元减持36.89万股,共计256万元;12月10日、11日,肖行杰通过竞价交易完成部分减持,分别减持39万股、43万股。

有趣的是,在上述减持实施前,公司曾发布利好护盘。今年9月1日,索菱股份公告,拟以不超过每股12元的价格回购公司股份,回购总金额最高不超过2亿元。这样的“利好”消息却难以取信于二级市场投资者,此后公司仍旧萎靡不振。截至目前,索菱股份仍未公告股份回购进展。(思维财经出品)■

© copyright 2018-2019 lyslwx.com 毛尔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