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bbin账号已被冻结 大字学他,准没错(全球孤本)

bbin账号已被冻结 大字学他,准没错(全球孤本)

人气:2383 | 发布时间:2020-01-11 17:30:25

bbin账号已被冻结 大字学他,准没错(全球孤本)

bbin账号已被冻结,其用笔古厚浑朴,文字之损益,皆六朝法也

——李瑞清

民国六年(1917),全椒积玉桥因桥重修清理桥墩时,发现散见桥石中的残字石刻,每石一字,达千余字。时本邑书法能手江克让嘱子江兆源与盛峻居,在乱石中搜拓,先后共拓八十六字。 积玉桥石刻,字迹结构奇古,经当时金石家李瑞清、曾熙鉴赏,评价其字古厚浑朴,有汉魏神韵,论为“萧梁人手笔,与鹤铭同时。”书法家亦均公认为六朝人作品。名桥名刻,当时就被学术界所重视,江氏将所拓八十六字装璜成册,曾由中华书局影印成《全椒县积玉桥残字》一书,供人临摹,凡得者,如获珍宝。可惜,这批视为书法艺术珍品的近千块石刻,因民国年间修桥时,被填入积玉桥桥基之下。何时能重见天日,只好有待后人修桥时查找了。

初拓《全椒积玉桥残刻》▼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另附 刘二刚一文和《初拓全椒积玉桥残刻》局部

你见过《初拓全椒积玉桥残刻》吗?

文/刘二刚

多年前的一个春月,朋友请我去一家新开的小画店看画,店主热情以茶相待,几幅看过,问近日还收到什么墨宝?主人顺手从贷架下面拿出两本旧帖和残卷说:不值钱的东西你若喜欢就拿去。我略翻一下,知是稀物,答应以一画相酬,遂将这本《初拓全椒积玉桥残刻》用废报纸一包,归来细看,直是“天下奇物常得之无意中”。当时便想写一篇稿子告知同仁,后因工作太忙,一搁就是八年,今搬家,又翻出此册,复印数字,与大家共享。

全椒在今安徽以东,毗邻南京,是吴敬梓的故乡。《积玉桥残刻》共七十七拓片十八乘十八厘米,前面有退公江克让题识,抄录于下:“全椒积玉桥,相传汉初已有,而邑乘无考,今此桥已圮,得其当时石刻,字雄浑中寓萧之意,几欲颉颃瘞鹤,当是六朝人书,然用千字文编次,桥石似又在萧梁以后……为古物无疑也……”所说瘞鹤(铭),现在镇江焦山碑林内,宋黄山谷称为大字之祖,史家对瘞鹤铭的考证尚不统一,有说顾况书,有说陶弘景书,有说王羲之书,总之都是名人,此刻能颉颃瘞鹤铭吗?可以,但也难,要不今之知者怎么少之又少呢?我想一是不像瘞鹤铭刻在摩崖上,有文采,有故事、有名人效应;二是历来书家正统多重帖学,此石刻大字属民间“无名氏”书;三是时间已久,字迹漫漶,看不清,又是在全椒这么个小县城。今天来看,上千块这么大的字镶在石桥上,当是皇皇巨制,诚属少见。

《初拓全椒积玉桥残刻》局部▼

此桥是什么样子?又是怎样拓得的?下面退公先生还有识:“此字散布桥衖(‘衖’,弄的异体字)石上,每石上一方。上刻一字,桥凡三大衖……”不知有没有照片贵存?又记:“全椒石断毁已数年矣,今重修始将桥下碎石尽出诸水,堆满两岸。(注,数年前桥上的字应是地方头头和乡贤都知道的,而桥断毁数年居然无人过问,可叹!)前月初,有吴生佩之、朱生理真于石上偶得六字,适陈君阴梅、徐君子铨见之携以质余,余见其结构奇古,笔法皆原本汉魏,抒怀无不能置手,因命从盛生、峻居及小儿兆沅日寻求于乱石中,扶砂削藓,拓至四十余字,皆千文,乃装裱成山,藏诸家塾俾一生与儿辈临摹并示此字搜得之缘起云。丁已冬至后一日退公再志。”(丁已年为公元1917年,“民国题记”:总观前后七十余字乃积日遂潮拓得,加以石质各殊,故墨未符合,今已搜求几尽,皆盛生、峻居及小儿兆沅所新拓,甚非易,有已砌上桥座数日后即将真没者,有已为石工所拟用,拓后即拖椎断者,虽天寒墨冻,未敢一日稍奈石块太巨又为合邑工程所系,仅能贸二十余字茂诸学宫,以存古迹,噫嘻,惜哉!兹以原石毁来,是则区区之微意也。戊午正月上元日退公又题。”这是退公第二年的题识,这就比较清楚此拓片来龙去脉了。可想而知,在那天寒地冻的情况下,民工一边施工,几个文人一边在乱石堆中搜字拓片,难免磕磕碰碰,如果当地政府或民工有一定的文化意识,此拓就不至于“原石毁去大半”了。

那年我西行远上褒斜谷寻《石门铭》、《石门颂》、《杨淮表记》诸石刻,因为1960年代中期国家兴建拦截褒水大坝,数千年古刻濒临灭绝之危,幸亏陕西省委责成工程部门将“石门十三品”从摩崖上切割下来运至汉中博物馆可谓不幸中之有幸。全椒积玉桥断塌,本可就此刻石保存下来让学者研究,这要比褒斜谷工程瘞铭附江打捞工程简单得多,而仅靠几个文人之力又是可想而知的,仅此拓片而已。退公先生题记最后有想“谋付之石印以公同好”,有没有人为之承铒印,不得而知,起码市上我从未见过。

作者简介

朱荣贤:别署闲公、闲道人,白米山人1963年2月出生于安徽省滁州市,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山水画创作院、中国书画创作院画家,国尚书画院、《国尚》书画期刊艺术总监。

来自书法功课

© copyright 2018-2019 lyslwx.com 毛尔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